新势力争相入局、严监管加速清退!保险中介市场“冰火两重天”|保险中介

来源:国际金融报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企业名称申报登记公告显示,“宝马(中国)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已被核准。若后续经营展业得到银保监会的核准批复,宝马(中国)将正式拿下保险经纪牌照,成为年内第三家计划进军保险业的车企。

宝马汽车金融(中国)有限公司的官方介绍也显示,公司通过即将正式开展的保险及信用卡等业务,拓宽服务范围,丰富产品内容,力求为集团用户提供全方位的金融体验。

近年来,新兴势力进军保险中介市场已成常态。从传统车企的宝马、奔驰,到新能源汽车的蔚来、理想,从共享出行平台的美团、哈啰,到大健康产业的美年健康等,都相继在保险赛道“排兵布阵”。

然而,就在多方资本争相入局的同时,也有一些保险中介机构逐步退出市场。监管加码叠加新资本入场,保险中介行业面临加速洗牌的命运。业内人士指出,未来随着监管对行业的正规化引导,保险中介行业或将迎来整合机会,集中度或有提升。

借力车险  拓展服务体系

其实,早在2011年,广汽集团就开始探索布局保险业,发起成立了众诚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国内首家由汽车制造商牵头的专业汽车保险公司。2012年,一汽集团紧随其后,创立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上汽集团设立上海汽车集团保险销售公司;2018年,吉利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易保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正式获得保险代理牌照;2019年,奔驰注册成立梅赛德斯-奔驰保险代理(北京)有限公司,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经纪业务;2021年,吉利控股二次跨界保险业,入股合众财险。

而新能源车企更是对进军保险中介领域热情高涨。2018年,小鹏汽车成立广州小鹏汽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并获准开展汽车保险代理业务;2019年,特斯拉收购美国马克尔公司,获得保险经纪牌照,并于次年在上海注册成立特斯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2022年1月和3月,蔚来和比亚迪先后成立保险经纪有限公司,4月,理想汽车通过收购银建保险经纪公司,曲线拿下保险经纪牌照。

那么,车企为何纷纷入局保险业务?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告诉记者,首先,汽车厂商对于自家汽车风险信息、车主信息以及车辆驾驶信息的充分掌握和了解,能够为车主提供更好的汽车保险服务及汽车延保服务,从而提高车主的用车体验;其次,汽车厂商也希望通过汽车保险业务形成汽车消费从销售到后期保养维护的闭环,既为车主提供更好的服务,拓展利润来源,也提升客户对于汽车品牌及汽车的信心和美誉度。

“汽车厂商作为一家企业,也有企业财产保险、产品责任保险、产品质量保证保险、货物运输保险、团体医疗保险等保险需求及风险管理服务的需求,与其交由其他公司安排,不如自己成立相关公司提高企业的利润。”杨泽云补充道。

艾瑞咨询在《中国新能源车险生态共建白皮书》中指出,车险作为消费者购车后接触到的第一个服务类产品,其刚需属性及粘性使得它可以作为服务车主的入口。在当前去中介化以及新能源汽车“人、车、厂”关系重构的背景下,车企有望在直销模式以及汽车网联化的基础上直面终端消费者,未来车辆交付仅是车企创造价值的起点,后续以车险为服务抓手,车企能够开拓更多车后生态、车主权益等服务体系。

不过,无论是传统大型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入局车险行业仍面临诸多痛点。正如股神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评价特斯拉进军保险业务时所说,汽车公司开展保险业务的难度不亚于保险公司跨界去做汽车。

“首先,车企为开展车险业务,获得必备的经营牌照存在一定难题;其次,直销模式要求车企必须具备功能完善的线上系统,不仅建设成本大、时间周期长,而且与险企系统对接复杂;再者,车险具备属地化特征,全国范围线下服务网络是其保证用户服务的触角,需要长期积累。”上述白皮书强调。

冷热夹击  直面行业洗牌

除了车企以外,共享出行平台和大健康产业也盯上了保险中介这块“蛋糕”。

今年5月,四川亿安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全部退出,新增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并全资持股,而后者正是哈啰出行的关联公司。美年健康也在2022年一季度报告中宣布,确定收购一家全国性保险经纪公司,规划落地保险业务,打造“专业体检+智能诊断+专科诊疗+保险支付”的数字化健康服务平台。

从市场端来看,保险中介确实拥有巨大的发展前景。长期以来,我国保险中介渠道实现保费占比都在80%以上,是保险销售主要渠道。2021年,保险中介渠道实现保费收入4.2万亿元,同比增长5.46%,占全国总保费收入的87.95%;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193.21亿元,同比增长8.39%。

虽然我国保险中介市场主体数量多、发展速度快,但整体发展模式较为粗放,竞争能力不高。在多方资本争相入局的同时,也有大量不符合要求的机构被清退离场。大浪淘沙之下,保险中介行业正面临洗牌重组的命运。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至今,各地银保监局已陆续注销超2800家保险中介机构的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今年以来,已有超1300家保险中介机构退出市场。与此同时,保险中介机构正陆续撤离新三板,年内就有鼎宏保险、大生泰丰两家机构离场。高峰时期,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机构达30余家,目前仅剩12家。

沪上某业内人士向记者直言,保险中介行业如今正面临一个“灵魂拷问”,即作为中间商,在保险市场价值链中究竟扮演怎样的角色。

“以前由于信息不对称,大家对于保险市场的认知有限,因此需要经纪人作为媒介来撮合交易,帮助客户购买到合适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传统保险经纪人的一项重要职能。”上述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互联网技术不断进步,信息越来越透明公开,交易途径也越来越多样化,保险经纪人的传统职能需求逐步降低,这就使得保险经纪人不得不去思考,下一步的定位和价值体现在哪里。

值得注意的是,银保监全系统对保险中介机构的严监管持续发力。普华永道发布的保险行业监管处罚分析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保险中介机构共收到罚单152张,罚款金额达1100万元。其中,保险专业代理机构共收到罚单85张,罚款金额达710万元。

“目前,保险中介机构质量同行业高质量发展和消费者多元化保障需要之间还存在差距,有的机构经营管理尚未摆脱粗放生长方式。”银保监会中介部主任姜波在署名文章中表示,保险中介监管要准确、清醒把握这一现状,通过完善市场规则、规范市场行为、引导优质发展、提升服务,推动保险中介行业在“量”的基础上实现“质”的优化。

麦肯锡认为,从市场竞争格局来看,目前整体中介市场相对分散,尚未形成明显的头部效应。在寿险领域,大量中小中介机构区域性强、专业性不足。未来随着监管对行业的正规化引导,行业或将迎来整合机会,行业集中度或进一步提升。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