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副总理黄循财:寻求更具包容性增长,富人或被征更多税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接受媒体采访。人民视觉  资料图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接受媒体采访。人民视觉  资料图

现年49岁的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称,从基尼系数来看新加坡的收入差距在缩小,但政府可能需要“进一步向更加包容性的增长倾斜”。

“每个人都在缴税,但财力更雄厚的人——富人和高收入者——肯定应该缴得更多。这不仅可以通过税收制度来实现,我们也可以通过转移支付和支出来做到这一点,确保支出针对的是低收入人群以及有更大需求的人群。”黄循财周一接受彭博新闻社总编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采访时说。

今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新加坡现任财政部长黄循财将出任新加坡下一任总理。

调整

事实上,新加坡政府在2022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已经上调了个人所得税、房地产税和豪车豪宅税。2月18日,黄循财发布新加坡2022财政年预算案声明时在税收方面表示将“建立更公平、更有弹性的税收制度”。

在个人所得税方面,黄循财指出,让那些赚得更多的人贡献更多还有很大空间。他同时宣布,从2024估税年开始,应缴税收入从32万新加坡元以上至50万新加坡元,边际税率保持在目前的22%;50万新加坡元以上至100万新加坡元,边际税率将调高至23%;100万新加坡元以上的边际税率将调高至24%。

“预计这一增长将影响最高1.2%的个人所得税纳税人,并将每年增加1.7亿新元的税收收入。” 黄循财说。

对于财富税,黄循财表示,财富税是税收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助于降部分财富存量重新循环到经济中,从而减轻社会的不平等。因此,需要征收财富税来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社会。

目前政府是通过房地产税、印花税和汽车的附加注册费等方式向富人征税。黄循财说,“理想的状况是向净财富征税,但这类税务要有效实行并不容易,准确及公平地评估财富的价值也比评估收入更为复杂。”

新加坡并不是唯一面临此类挑战的国家。尽管理论上政府也想征收净财富税,但实际操作起来很有挑战性。财富分多种形式,而多数是流动的,富人可以通过财富规划避税。数据显示,征收净财富税的经合组织国家数量从1990年的12个减少到2020年的仅3个。

但黄循财同时表示,新加坡将继续研究其他国家的经验,探讨如何有效对财富征税。特别是对目前财富征税的主要方式——房产税做一些调整。

对于非自住型住屋的屋主须缴交的房地产税从目前的10%至20%,调高到12%至36%。对于自住的住宅物业,把年价值超过30000新元的部分的物业税率从今天的4%至16%,提高到6%至32%。黄循财表示,还将以更高的税率对豪华车征税,以使车辆税制更加进步。

辩论

如何通过调整税收制度促进社会公平的讨论在新加坡国内一直存在。针对“高收入群体应负担更多个人所得税,从而避免提高消费税”,黄循财3月2日在国会总结政府新财年财政政策辩论时表示,“高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率,不可能无限度往上调”。

黄循财解释,假设把消费税维持在7%,对高收入群体课重税,以弥补少收消费税的税差,那么所有应缴税收入(chargeable income)在32万新元及以上的高收入群体,最高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得从现行22%调高至42%。这样的做法不但难以为继,更将严重损害国家竞争力,连带影响投资以及中低收入员工的饭碗。事实上,如果只涨个人所得税,不碰消费税,政府也得调高中等收入和中高收入群体的所得税税率,才能填补少收消费税的税收缺口。

黄循财指出,政府已宣布从2024估税年开始,将最高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从22%上调至24%,这已高于香港的17%,接近亚洲的平均28%。目前,新加坡八成的个人所得税税收,来自收入最高的10%群体。

对于与财富相关的税收,还有其他建议,例如新加坡国会议员Saktiandi Supaat 建议征收遗产税。 黄循财表示,新加坡在2008年取消了这一点,因为它没有实现我们所希望的社会公平结果。 最后,与能够通过税收筹划设法避免的富人相比,中高收入个人受到遗产税的影响更大。 除了新加坡之外,马来西亚和新西兰以及中国香港等已经废除遗产税的司法管辖区也没有恢复它。

还有人建议对资本收益或股息收入征税。“如果我们这样做,那很容易损害我们的竞争力。它将影响就业和新加坡人。”黄循财说。

也有相关学者建议新加坡引入净财富税,他们估计每年可以产生约12亿新元的收益。对此,黄循财表示,尽管理论上我们想对个人的净财富征税,但我已经解释过,在实践中这样做非常具有挑战性。许多形式的财富是流动的,只要不同司法管辖区的财富税存在差异,财富就可以而且将会转移。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司法管辖区已经取消了他们的净财富税。

“我们将继续研究其他司法管辖区的经验,并探索其他有效地对财富征税的选择。 ”黄循财说。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