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拒绝离职被踢出公司工作群 律师:该公司行为违法,需支付赔偿金

封面新闻记者 石伟

8月15日,重庆的蒋女士正式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她称,此前在孕期,劳动合同到期,公司提出不再续约被她拒绝后,公司出台了绩效考核,对员工“是否尊重领导”“是否对工作热情饱满”纳入考核并与工资挂钩,她认为这是针对她的专项考核。随后,她与老板发生冲突,被踢出钉钉群和微信工作群。

该公司负责人赵先生回应称,蒋女士去年曾提过辞职但被公司挽留,公司之后“没主动给她安排工作,是希望她能主动离职”,此次争执期间蒋女士发朋友圈控诉,对公司造成影响。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该公司存在三处违法情况,建议蒋女士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解决。

蒋女士介绍,去年她在公司完成3个月试用期,与公司签订了一年的劳动合同,合同于2022年7月14日到期。

7月12日,蒋女士体检发现自己怀孕两个月。“刚好合同也快到期了,同事们都是在到期前后续约了,我就问人力,人力说让我别着急,等老板忙完了再办理。”蒋女士说,她对此没在意,还将怀孕的喜讯分享给了同事。

蒋女士称,7月26日,老板赵先生约谈她,表示公司经营压力大,不能再与她续签合同,希望她尽早找工作。蒋女士提出自己刚刚怀孕,很难再找工作,希望续签合同,或者公司按《劳动法》给予3倍工资赔偿。

孕妇拒绝离职被踢出公司工作群 律师:该公司行为违法,需支付赔偿金插图

蒋女士介绍,老板当时很生气,觉得她在用怀孕为难他,说是要考虑下。两天后,公司直接在工作群发布了绩效考核办法,“其中几项我觉得是针对我的。”

蒋女士介绍,考核分为5个部分,公司会对每部分打分,分数直接与工资的40%挂钩。她认为,这是公司逼迫她主动离职,以此躲避赔偿。

封面新闻记者在蒋女士提供的材料中看到,该公司将员工原有工资分为两部分,40%的工资与考核挂钩,考核包含考勤、工作质量、工作态度、综合素质、附加指标5方面,细化内容为是否主动接受上级布置的任务,是否热爱本职工作、对工作热情饱满、不抱怨,是否热爱集体、尊重领导等。

蒋女士认为,将“是否尊重领导”“是否对工作热情饱满”纳入考核并与工资挂钩,“感觉这是针对我的专项考核”。

孕妇拒绝离职被踢出公司工作群 律师:该公司行为违法,需支付赔偿金插图1

此后,她依旧每天按时上下班,但同事逐渐不与她共同工作,公司也不再安排工作给她。

8月8日,她发现自己被钉钉群和微信工作群踢出,随即发了条朋友圈留取证据,并坚持按时到公司,用拍照方式记录下上下班时间作为代替打卡。

蒋女士介绍,她咨询了律师,律师说这种情况公司需要赔偿3倍工资,但目前公司只愿意赔偿一个月,把她的社保买到明年6月,“然后7月份工资不给我。现在僵持着。”

该公司老板赵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是蒋女士的责任。”

赵先生称,蒋女士去年11月曾提过一次辞职,公司当时挽留了她,后来工作理顺之后,公司就不打算再用蒋女士了。“这怪我,是我太讲情面,没好意思找她谈,就没怎么给她安排工作,希望她自己能懂公司意思,能主动离职。”

赵先生称,直到合同到期之后,见蒋女士还没有辞职的意思,在人力的建议下才找她面谈,这时蒋女士却突然以怀孕为理由要求续约。

赵先生表示自己当时很懵,就提出了赔偿一个月工资,代缴社保到次年6月份,以便蒋女士正常报销生育险,但蒋女士直接告诉他这样做违反《劳动法》。

赵先生称,辞退蒋女士与她是否怀孕无关,“自己的赔偿方案也是考虑到双方工作中曾合作愉快,已经是仁至义尽”。

“我给她讲人情,她却说我违法,后来还发朋友圈骂公司,说我格局小。她朋友圈里有很多公司的合作伙伴,他们都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

赵先生称,蒋女士所说的绩效考核办法并不是针对她,该考核办法是受蒋女士离职风波启发制定的,但公司已将她视为离职人员,并不会对她进行考核。“她要求赔偿3倍工资,和我的方案相差不了几千块。另外,7月份合同到期后她已经不是公司员工,自然不能给她算工资。一直谈不拢,她还报了一次警。我不谈了,最后法律怎么判定我就怎么赔。”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认为,“蒋女士所在的公司有三处行为违法”。

他介绍,首先,公司与员工签订一年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试用期不能超过2个月,试用期为3个月已超过了相关法律规定,公司除了要接受相关部门处罚,还应向蒋女士支付赔偿金。

其次,根据《劳动法》规定,该公司不应辞退孕期员工,若辞退员工,公司需要支付双倍工资作为经济补偿。合同到期后员工有续签意向,公司单方面终止合同,要支付双倍工资作为经济补偿,逾期支付的要按照应付金额的50%以上赔偿。公司无正当理由辞退,需要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员工合同终止,没有依法提前一个月通知,还要再发放一个月工资作为补偿。

付建表示,第三,公司没有书面通知不与员工续约,员工继续每天到公司打卡,公司相当于默认了员工的工作行为,蒋女士自合同期满之后的工资,公司应当照常支付。

“劳动关系是受到法律严格保护的,并不是简单将员工踢出工作群就算解除了工作关系。”付建建议,蒋女士可以拿着相关证据,直接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处理。

知名律师侯士朝认为,本次事件中公司对孕期员工不续约,不给蒋女士安排工作,促使她主动离职、未妥善处理争议的前提下将员工踢出钉钉群和微信工作群的做法均属违法,公司应按照《劳动法》给予赔偿。

而蒋女士发朋友圈,若有过激言论造成公司客户对其评价降低,对公司或者老板产生不良影响,可能涉及名誉侵害。但如果公司确实存在违法辞退且未依法对其进行补偿,蒋女士的朋友圈言论会被认定为属实,朋友圈讨薪属于合理诉求,不能认定构成名誉侵权。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